2014年4月9日星期三

第二十一次馬勒文化講座

講題:【從浪漫傳統走來的年輕旅人 — 馬勒的早期歌曲】
時間:2014年4月19日 (星期六) 14:00-17:00
地點:甘泉藝文中心(國家劇院地面層)
主講人:蔡永凱博士
主辦單位:台灣馬勒愛樂協會、甘泉藝文中心
協辦單位:達達音響、Muzik古典音樂雜誌、麗音影音、
太古多媒體公司
報名方式:費用300元 (講座+咖啡+㸃心)
請打電話 02-2356-8813 (甘泉藝文中心許先生) 或當天櫃檯報名

講師簡介:
蔡永凱,生於台中市,國立台灣大學資訊管理系學士,國立台灣大學音樂學研究所碩士,國立台灣師範大學音樂系音樂學組博士,論文題目〈理查‧史特勞斯樂團歌 曲研究〉。曾獲2006-2007年度中華扶輪基金會博士獎學金,及2009年德國學術交流總署(DAAD)與國科會之「三明治計畫」獎學金最高額度,於 德國柏林自由大學進行18個月之研究。現任東海大學音樂系兼任助理教授,開設「世界音樂」課程,與台中市雙十國中、光復國小、台北縣重慶國中音樂班之鋼琴 教師。2012年5月起,受邀擔任國家交響樂團音樂會前導聆與講座課程講師,並為國家交響樂團與台北市立交響樂團撰寫多場節目單。


講師的話,

感謝台灣馬勒愛樂協會欒珊瑚老師的邀請,在4/19(六)下午,將和大家見面,討論馬勒的藝術歌曲。

我為這次演講訂的主題是『從浪漫傳統走來的年輕旅人—馬勒的早期歌曲』。站在一位音樂學研究者的立場,馬勒音樂的魅力不只在於音樂與生命事件的深刻對照, 也在於他將「傳統」與「創新」結合一體的器度。這一點,不僅出現在屬於「公眾場域」的交響曲裡,在通常具有「私密性質」的藝術歌曲裡也可以看到。

有鑑於大家對於馬勒「歌曲」作品的認識,通常僅止於《旅人之歌》以後的作品,因此在這次的講座裡,我將聚焦於較少被討論的「早期歌曲」集。以這些歌曲為樞 紐,往前理解它們所根源的十九世紀藝術歌曲傳統,往旁對照這些十九世紀末的同時代作品,也往後探究這些作品對日後創作的影響。

藝術歌曲的本質美學,在於一種「心心相印」的親密感受。也歡迎大家,在美好的週末午後,一起來感受年輕馬勒既幽微又清亮的青春話語。

蔡永凱博士

2014年4月2日星期三

「太陽花學運」讓全世界聽到台灣人民的心聲

4月6日於立法院與林飛帆合影

(謹以此文向太陽花學運的勇士們致敬)

25萬白杉軍—台灣人尊重生命的象徵

  去年八月我在美國南加州,看到25萬白杉軍形成白色十字架,為一位優秀的成大畢業生洪仲丘討公道,一位充滿明日希望的台灣青年,就不明不白的冤枉死在國民黨政權的國家暴力下,台灣的公民社會能夠為一位有為青年之逝,有25萬人站出來為他伸寃,表示台灣人追求公平正義之心並沒有死,這點與純中國人的王曉波説:「蔣介石只殺你們二萬多台灣人,只是小case」,是完全不同的二種心態,正如史懷哲所謂:「每一個生命都是可貴的,我們要尊重生命」,因此當我看到台灣有25萬人出來表白他們尊重生命的立場,我非常的感動,並且預感他們將是台灣人民未來的希望;至於那位處心積慮想讓台灣成為中國一部分的王曉波,他是恩師殷海光教授的叛徒,殷海光終身受國民黨迫害,50歲就憂鬱而逝,王曉波卻甘心成為迫害他恩師的國民黨政權的文化打手,以大中國主義的觀點,改寫台灣史,對於他的歷史定位,我與南方朔先生的结論一樣:「他是台灣智識界之恥」。

與中國最好「保持距離,以策安全」

    今年3月30日「太陽花學運」,我正好人在台灣,一週前剛好身體不適駐進台大醫院柯P病房,3月23日我向醫院請假,特別跑到立法院外面傾聽學生的聲音,剛好也聼到一位教授演講說:「今天3月23日是清迋代表李鴻章,簽下馬關條約的日子,把台灣未經台灣人民同意,就出賣台灣給日本,讓台灣人民忍受50年二等公民的待遇。」他又說:「服貿協議 將是台灣歷史上第二個馬関條約,國民黨政權企圖再度出賣台灣給中國共産黨,再度讓台灣人民淪為中國共產黨的二等公民,台灣人民將永遠無法當家做主。」照理講,台灣應該與全世界的國家維持友好的關係,尤其是有兄弟之邦的中國,可惜中國並不把台灣當作兄弟之邦,他是全世界唯一想併吞台灣的國度,因此我們台灣不得不與中國「保持距離,以策安全」,而這點正是這次「太陽花學運」的遠因,近因是大家眾所週知的國民黨富立委張慶忠30秒內,偷渡「服貿協議案」,不經過任何審查,就送到立法院院會,這種黑箱做業的做法,激起了台灣80%民意的憤怒,有理想、有熱情和奮鬥精神的台灣學生,終於積壓多年対國民黨政權的不滿,為了挽救台灣的民主憲政,為了台灣人民避免成為共產中國的二等公民,終於爆發了超越過去「野百合學運」的創造歷史新頁的令人感動的,在3月30日將近五十萬人的「太陽花學運」,無疑的將會在台灣追求民主自由的歷史上,留下不可磨滅的一頁。

創造歷史記錄的「太陽花學運」傳奇

    台灣是一個弱小國家,要讓全世界聼到台灣人民的聲音,相當困難,1972年逃出戒嚴時代的蔣介石魔掌的彭明敏教授,在紐約瑪里遜廣場,舉行1200人的民眾大會,並帶領海外台灣人到聯合國和平示威時,當時在地的紐約時報的報導,編幅沒有這次「太陽花學運」那麽大,當年高雄八義因美麗島事件,國民黨政權要判他們死刑時,我們曾在一週內,集資一萬美元,在美國華盛頓郵報登四分之一版面的廣告,頗引起美國政界的注意;但這次「太陽花學運」祇花三天時間,就能在紐約時報登全版廣告,並以美國最傑出女詩人艾密莉.狄金遜的詩句,「早上四點的民主」,向全美國的智識界發出台灣人民的心聲,並引起廣大的迴響,因此3月30日美國才有那麼多城市,共同參加了此次全球性的「反服貿黑箱作業」遊行,透過網路的發達,這一代年輕的台灣學生,終於欣起了17個國家49個城市,與台灣凱道的全球同步示威遊行,主題是:「捍衛民主,退回服貿」,全球大約有一百萬人共同締造了「太陽花學運」傳奇,像我這樣守在電視機旁,關心這次活動的台灣人民可能更多。總之,這是台灣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學運,他們最大的貢獻,是讓全世界聼見台灣人民的聲音。

讓世界聽到台灣人的心聲

   「太陽花學運」向台灣國內和全球十七個國家,宣告(1)台灣是愛好民主與自由國家,當民主受剝奪時,我們將以最和平的方式,捍衛民主與自由。(2)「兩岸服貿協議」是中國的「木馬屠城記」,大陸學者何清蓮説:「一旦兩岸服貿協議通過,中國統一台灣將是水道渠成」,最近成為台灣智識界良心的南方朔也説:「服貿協議是國民黨政權,和平賣台的前奏」,因此這次學生運動才以「退回服貿」為主題,並且引起全球台灣人的熱烈響應,仍是因為根據民意調查,90%的台灣人民都拒絕跟中國統一,但是很不幸地,我們有一位違反90%民意,一味追隨他父親的遺志:「化獨漸統」的9%總統,也因為他的任期將到,他由不獨不統,變成焦急的「急統派」,才會鬧出張慶忠的30秒事件,才會引爆這次「太陽花學運」。

「太陽花學運」追求台灣人當家做主的理想

   雖然有蕭美勤等三位民進黨立委,準備絕食抗議「兩岸服貿協議」的通過,但是我想他們是檔不住這個協議,要不是有「太陽花學運」佔據台灣立法院之舉,變成全球新聞注目的焦點,國民黨政權早就偷偷摸摸的讓他過關了。這些勇敢有理想有智慧的「太陽花學運」的健將們,將是我們台灣未來的希望與寶貝,這次是他們在領導民進黨帶領他們前進,對抗國民黨反民主和出賣台灣人民利益的行為,他們跟鄭南榕、林義雄一樣有強烈的做台灣這塊美麗土地主人的決心,台灣的命運必須由台灣人民自己來決定,到目前為止他們的表現可圈可點,幾位學運的領導者,雖然年輕卻頗有大將之風,3月30日林飛帆的一席演説,讓我想起當年美國甘逎迪總統意氣風發的演説,他是一位能激發他的人民向理想主義邁進的領導者,林飛帆似乎將來有一天他也會有這種能力,魏揚讓他外曾祖父楊逵的「壓不扁的玟瑰花」精神復活,相信他地下有知一定會很高興;陳為廷也比以前穩重成熟,也是一位未來的大將之才。他們都是台灣人民的未來希望,期待台灣人民能集體岀來保護他們這些年輕人,避免他們受到來自中國黑道的傷害。

以瑞士的公投法解決「服貿」和「核四」二大爭議性問題

   至於要如何解決「太陽花學運」和平落幕的問題,只要目前國民黨主席學習蔣經國「不談判」的自立自強精神,退囘服貿,傾聽90%台灣人民的聲音,忘記你追求的個人歷史定位「所謂馬習會」和你父親的「統一夢」,記住當年選台北市長時,你曾答應你要走李登輝路線,你一直沒有這麽做,民調才會這麼低,現在是學習李登輝路線最好時機,立刻召開有公信力的國是會議,集思廣益,深入探討台灣社會目前面臨的問題尤其是「服貿協議」和「核四問題」,以宏觀的角度來解決這些將會影響子子孫孫的問題,最重要的是要修改連戰時代國民黨強行通過的全球最落伍的「鳥籠式公投法」,學習瑞士最先進最合理的公投法,在瑞士學生佔領國會的事,是永遠不會發生的,因為他們都用合理的公投法,由全民決定國內重大的議題,不必像我們浪費那麼多社會成本,在討論重大社會議題,如果立法院能不分藍綠,以瑞士人能,為什麼台灣人就不能的精神,立刻開會修改鳥籠式公投法,並在年底七合一選舉時,舉行「核四公投」和「服貿公投」,並以普世的多數決來決定,如能這樣處理,相信「太陽花學運」將會圓滿落幕。(林衡哲完稿於淡水2014年4月1日)

2014年3月10日星期一

第二十次馬勒文化講座

[活動已圓滿結束]

廿世紀指揮家中的世界公民:阿巴多

本文刊載於 Muzik-Online [原文連結]

目前全球最受尊敬的義大利指揮家阿巴多 (Claudio Abbado1933-2014) 己經在今年1月20日過世了,享年八十歲,他像卡薩爾斯、羅素、史懷哲、愛因斯坦、羅曼羅蘭等人一樣,是典型的世界公民,他的去世己引起全球指揮家的懷念,當今美國最紅的洛杉磯愛樂指揮杜達美,以白遼士的《安魂曲》紀念他;阿根廷裔指揮家巴倫波因,在阿巴多任職最久的米蘭史卡拉歌劇院,以貝多芬《英雄》交響曲的送葬進行曲,舉行一場非常別緻的追悼音樂會,因為歌劇院裡空無一人,數萬聼眾站在歌劇院外面含淚聆聽此曲。在我的心目中,最適合紀念阿巴多的曲子,應該是馬勒的《復活》交響曲,1965年阿巴多32歲時,受卡拉揚之邀,在莫札特故鄉薩爾滋堡,指揮演出馬勒第二交響曲《復活》時,轟動國際樂壇,從此一帆風順,平步青雲于世界指揮界,分別擔任過柏林愛樂維也納愛樂和倫敦交響樂團三大世界知名樂團的音樂總監。2000年阿巴多曾因胃癌開刀,於是他辭去任職13年的柏林愛樂,把托斯卡尼尼1938年創辦的琉森節慶管弦樂團,重新復活起來,在2003年琉森音樂節中,第一場病後復出的演出作品,便是馬勒的《復活》交響曲,那是一次令人終身難忘的演出,讓我紐約時代的馬勒迷老友李歐梵感動得掉淚。在馬勒《復活》的所有DVD版本中,以阿巴多和伯恩斯坦的版本最感人,而錄音的效果,阿巴多的版本又比伯恩斯坦40年前的版本更好,因此樂迷如果想懷念阿巴多,買一片他的《復活》DVD來欣賞,將是最聰明之舉。阿巴多復出之後,他的心靈境界更上一層樓,尤其是指揮馬勒的作品,他己經達到從心所欲而不踰矩的境界,他幾乎變成了馬勒的化身,看到他那超凡入聖的謙卑演出,就知道他與馬勒同在,也與上帝同在,同時也昇華了聼眾的心靈。因此阿巴多是當代指揮家中,最有資格上天堂的一位,因為他是最能用音樂,讓聼眾享受天堂般的感受的音樂家。

寫一種廣闊的鄉愁 (吳叡人)

寫一種廣闊的鄉愁:
林衡哲著《黎剎傳》推薦序[1]



吳叡人
(芝加哥大學政治學博士‧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


「去吧,喔異國的花朵,去吧
旅人沿路所呵護的花朵,去到我的祖國吧
在凝視我親愛的人的藍天之下
誦讀朝聖者對故土的獻身之情吧!」
--Jose Rizal, “致海德堡的花朵(1886)